当前位置:主页 > 启阳机电 >

一个成功的男人不仅拥有成功的事业

 
  以前很醉于一种花,紫色的,满架婆娑,却不知道她的芳名;后来莫名地喜欢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就是“紫藤”。总觉得她很唯美,很浪漫;再后来北坡大肆发展,广场里修建了一座欧式弧形长廊,廊顶爬满了一种兴致盎然的绿色植物,每年的4月份紫色的珍珠般的一串串花骨朵摇曳着,令我每日清晨都急不可待地奔向那里,好像约会久未谋面的恋人,小坐片刻,才觉得对得起她。
  
  自我陶醉的那一幕一直隐藏在自己小小的精神世界里,再后来终于知道了她的美名:紫藤。
  
  那一刻我居然落泪了......
  
  喜欢紫藤,是喜欢她的缠绕,攀附,仿佛一个娇小的女子总在依附心里的爱人,深情地在他的身上缠绕着那点心事。喜欢紫藤,是喜欢她的凌驾于廊顶之上,然后又慵懒地垂下羞涩的躯体,处处散发着微笑。好似娇羞的女子总在欺负爱恋自己的情郎,把情调洒在爱恋的拐弯处,还洋洋得意地散发着那种叫勇气的味道,青春荡漾,思绪飞绕,一种自我陶醉的小幸福。我喜欢,没有理由的喜欢。
  
  曾经在紫藤花开正妖娆时分,一个烟雨濛濛的午后,在心情极致低落的那一刻,我独自走来漠漠地坐在了这里,掏出手机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友人聊起了近来心中的郁闷和伤感事故。近乎发呆似的抬头看着这些默默陪伴自己的满架婆娑的花花们娇柔妩媚的在廊顶之上的卖萌样,我也好想耍赖般趴在知己的肩膀,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捏捏他的脸颊,挠挠他的脖颈,冲其婉儿一笑。
  
  我不知道那一刻我是依恋这里的紫藤,还是迷恋隔屏安慰的友人,就这样默默地恋了一下午。
  
  话说友人,我亲切地称呼他为xy,他就像《青瓷》里的张仲平。存在于我的世界六年有余了,在多少个深夜想象着xy的模样而辗转难眠。六个春夏秋冬的轮回,我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我情绪低落时候听我倾诉,高兴时分享我的快乐,悲伤时分担我的痛苦.此刻,紫藤架下,这满架婆娑跟着xy一起默默地在听我倾诉着心中的苦闷,潜意识里总把这支撑满架婆娑的长廊想象成xy殷实的躯体。
  
  印象里那一刻,平生第一次看见xy的照片时,我潸然泪下,粉泪横流,簌簌滴落,激动得语无伦次。天呐!现实版的张仲平!比张仲平还要张仲平,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一生都在追寻的异性原来一直就存在于自己的世界里,几年来默默地守护着我,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个梦醒时分,听我倾诉,安慰我,开导我,鼓励我,支持我,怜香惜玉,我不顾自己的矜持了,脱口而出“我喜欢”。激动地便不知道该说啥了,只是一味的落泪,落泪,再落泪,幸福的眼泪咋也止不住。
  
  张仲平经典语录:还必须拥有丰富的情感。这也是xy的经典语录,我一度把这句话放进了自己的微博。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一直不敢奢望靠近的人就一直默默地守护在自己的身旁还浑然不觉。等到突然某一天发现了,就像馅饼砸在了自己的头上,幸福的砸昏了......
  
  我深情而眷恋地依赖着xy,就像此刻这满架婆娑必须依靠这长廊才能显现优雅一样,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几年后,我搬家了,心里想着再也没有机会可以近距离地欣赏那些令我着迷的紫藤了,难免有些伤感。走进新家的大院,意外惊喜来袭,适逢暖春四月,小区广场里一座圆形的紫藤架深深地吸引了我,成堆成堆的紫色的小花骨朵银铃般飘逸着,在晨曦里份外耀眼。那一刻我呆住了,没几秒居然跳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向了那里,满心欢喜地到处游荡,摸摸这里,看看那里,享受着这些恣肆妖娆的紫藤花,我真的醉了。不由的对身边的爱人说:“我喜欢这个院子,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小区。”
  
  上楼,推开卧室的阳台窗户,引入眼帘的居然就是这些满架婆娑的紫藤。微风吹来,香气袭人,沁人心脾。我感激上苍的爱怜,居然在我的楼下有这么一架美轮美奂的紫藤。令我沉醉,令我着迷,爱做梦的小女子终于每天可以和她亲密接触了。说实在的我内心深处那份对xy的依赖更加的强烈了,似乎xy跟着我搬家了,看着这满架婆娑想象着xy......
  
  每一天,每一次路过这里,我都会刻意的放慢脚步,手里的东西会刻意地放在长椅上,然后抬头看看这些,很欢喜,很尽兴,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和女儿坐这里打发无聊时光,她说老妈可以每天抽空来这里看看书或者发发呆。我近似调侃地回答;‘发发呆可以,看书就算了,旁边的八婆们会说我有病。’哈哈,娘俩捧腹狂笑。
  
  每天夜里临睡前我都会走向阳台,拉开紫色的小碎花窗帘和这架紫藤道晚安,然后安然入睡;清晨,手指透过迷蒙的睡眼给手机里的xy一个“早”,又会第一时间推开窗和她问好。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有这样一架紫藤一直默默地陪伴着我慢慢变老。直到我只剩下满嘴牙床,那时候我依然会居住这里,就因为这满架婆娑一直在洋溢着浓浓的爱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