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启阳机电 >

这条下坡马路由于黄土满天飞而闻名遐迩

 那条通往天际的路
  
  -----北坡公路小记
  
  曾经在白立老师的诗行里看到过这么一句:“山脚下看北坡它在天上,坡上看它还是在天上”。没错!俺不止一次在暮色里,站在市区彩虹桥上,顺着山坡上点点灯光的指引,遥望北坡,一条蜿蜒公路从山下一直伸向了天际,环绕着这美丽的北坡,仿佛一条黄丝带系在山腰。
  
  俺自小住北坡顶,在七八十年代里,道路不宽,不足三米,在干旱的季节里土厚盈尺。在那懵懂的青葱岁月里,我每天必须走四趟从山顶到山下的金台中学读书。几年里,不论刮风下雨,俺一直用双脚丈量着它的长度,用青春感悟着它的宽度。
  
  温暖的春季,经历了一冬的干旱以后,绵绵春雨会给它一次次滋润浇灌,稍后它会吐露泥土芬芳,叫人忍不住忘情呼吸几口。踩下去绵软湿滑,有点像如今现代化的实木地板打蜡以后,光洁润滑;多雨的夏季,暴雨冲刷过的马路泥泞不堪,黄泥水裹着泥巴恣肆横流,那时候见识了啥叫和稀泥,经常性阻断了农民下山的路;清凉的秋季,经历了一夏的雨水冲刷,道路变得干裂坑坑洼洼,高低不平,行走的车辆难免被卡壳,高跟鞋恐怕无用武之地了,深一脚浅一脚地,稍不留神就有崴脚或绊倒之类的窘态;直到凄冷的冬季来临,雨水变少,道路干裂,手指粗的裂缝随处可见,坑洼地带被车轮无数次地碾压,脚步踩踏过后,终于平缓了不少,接踵而来便是黄土漫天了,双脚踩上去会被细腻腻的黄土淹没了。
  
  清楚地记得当年我成为美丽新娘的第三天,行走在这黄土肆虐的马路上,被身边疾驶而过的轿车司机一番热情招呼,说生怕弄脏了我的红色皮鞋而叫我上车稍一段.呵呵,美女有优势啊。
  
  记不清哪一年北坡开始了修路,大规模的植树造林的成果也显现了,黄土满天飞的岁月终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宽约3米8的柏油公路了,干净明快,逶迤攀附于北坡,蜿蜒盘旋于山腰,车速快了,游人多了,骑车者比比皆是,驴友们徒步起来也酣畅淋漓。
  
  曾经在鹅毛般的雪花纷飞的时候,我一个人静静地行走在这曲径通幽的林间公路,那种绝美的意境仿佛来到了人间仙境,世外桃园。散落在道路两边山坡上枝枝杈杈上的积雪俨然一株株樊梨花,白得晶莹剔透;雪白雪白,又酷似一朵朵棉花摇曳着,映衬着这静逸的乡村公路,那一刻我彻底醉了。
  
  暖春季节,道路两边招人的迎春花、桃花愣是把自己开傻了,给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公路给予旖旎之态。接着公路边的槐花飘然而至,香到酴釄,惹得俺伸手就想采摘,张口就想吞咽下去,来不及慢慢咀嚼。
  
  我也曾经在疏风细雨的时候一个人打把紫色的小花伞静静地漫步这里,湿滑的公路上油光发亮,道路两边绿叶葱茏,一派葳蕤,那时候独享过一个人的浪漫,一个人的北坡公路漫步情愫,那种唯美蕴藉一直滋润着我这颗曾经被击碎过的小心脏。
  
  这条宽阔的柏油马路如今一直延伸到了现代化的村落边,门庭若市,蓊蔚洇润。穿过村庄,冲向塬岭。再由此延伸到了另一个下山的路口,与之对接。站在塬边远远望去,真的以为它继续向着天际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