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启阳机电 >

这种快乐的劲头一直充斥着小小的车厢

 
  真不知道这几天在忙啥,反正就是闲忙。没有时间坐下来静静地梳理这次的驴行头绪,思维有点混乱,好不容易有点时间趴网上,就去看天后王菲的离婚八卦了,以至于日记一拖再拖,好一个八婆!
  
  这会午睡起来,给自己冲杯咖啡,静静地坐这里开始了这次的驴途回味。
  
  第99次驴行,恰好也是小女子额进入刘老师队伍整整一年的好日子,一年了!挺好!在这一年里很多感慨,很多美好,很多经历,很多快乐,几乎充溢着额的整个生活。爬山,为了健身,更多为了愉悦自己。有这么一群快乐的伙伴,不由得小女子在每一个周末来临之前心思早已放飞郊外。
  
  今天额首次“利用后门关系”带了自己的女朋友兼驴友胡老师,网名:开心。她成了队伍里的老驴友新队员。胡老师,某中学教师,主教体育,身材娇俏瘦小的她却干练无比,体能超强,就在我还没来得急找寻她的身影时,她已经过马路了。老朋旧友相见分外亲。
  
  还有一位新队员,呵呵,俺必须热情地介绍给大家伙。众亲们的偶像、诗人白立,网名:苦咖啡。男,人到中年,(嘿嘿,偷笑)高大帅气,开朗活泼,风趣健谈,率真儒雅。秦岭文学的执行主编,但是大家伙都习惯亲切地称其为白老师。这位“被漠视的诗人”(申明: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诗集名自嘲的)走进了我们的驴队,只因为他和领队是哥们,一次次被领队诱惑着走进了户外。
  
  一:队友欢闹佛洞美景
  
  人员聚齐,今天是学院派居多,祝愿姐都笑称自己是学院的家属,只剩下额和云朵是个例外了。九人之中有一半没有去过佛洞,呵呵,圆梦的大好机会啊!队友间有一半是初次互相见面,也就有了一份偶遇的惊喜,大家伙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各个笑容灿烂,精神焕发。上了包车,一路疾驶,大家伙热情高涨,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有点像早起的麻雀,叽叽喳喳闹窝呢。车厢里热火朝天的聊天场面在不知不觉里拉开了今天的快乐驴行序幕。
  
  约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著名”的71厂后门外的爆破场。下车,整理行囊,开始自由散步。说是休闲游,好像有点欺骗了白老师这位新驴友,呵呵,只见白老师穿的鞋子那叫一个霸气,“驼色的真皮磨砂皮鞋”嘿嘿。可惜了,还是得踩在这石头沙子混凝土上。边走边埋怨着我没告诉他真实路况,嘿嘿,俺暗自窃喜,一个新驴的首次坎坷经历就这样开始了。
  
  其实额真的说了要穿徒步鞋的,只是爱臭美的白老师愣是没听我的,有句可俗可俗的话咋说来着:“不听老驴言,吃亏在眼前!”哈哈哈哈。被众队友们调侃我忽悠了白老师。
  
  伙伴们沿着羊肠小道,顺着溪水逶迤前行,两面山坡上往日葳蕤的树木丛林已经有点秋的萧瑟与落败。脚下潺潺流水击打着岩石,和着清晨的鸟鸣,凉爽的秋风裹着晨曦,映衬着我们,大家伙追赶着自己的背影,伴随着欢快的笑声与最近闹腾腾的天后离婚八卦,一路前行,漫漫走向沟的深处。静逸仁慈的大山给予了我们神仙一样的周末,众队友徜徉在这幽静的山谷里,怎一个惬意了得。
  
  来到一处水潭边,集体休息,水面清澈见底,活泛的溪水穿石而泄,在这里稍作停留,形成了一汪碧池,这意境足以引诱美女脱掉鞋子,玉足伸向水里,挑起一串串水花,在晨曦里泛着晶莹剔透的光芒,微小且纯净。
  
  有了专业的摄影师白老师一起驴行,当然就会有美女模特们闪亮登场,在这泉水叮咚处,幽幽空谷涧,曲径通幽处,绿野葱茏里,野果招摇处都留下了我们妩媚的倩影,举手投足间都不忘给摄影师一个灿烂的笑脸,众队友忘情地投入在这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地贪婪地汲取着这里的天然养分,享受着这里的每一处温情滋润。
  
  蚂蝗肆虐的季节,少不了要被这肉乎乎的小东西袭击,一不小心小腿上就会看到这活蹦乱跳的小家伙,黏在袜子上,或者鞋子上,不肯下来。额小女子不止一次在日记里记载过这小东西,走进户外,走进大山,额啥都不怕,就怕这小家伙,看着慎得慌,每每想起都浑身会起鸡皮疙瘩。此刻,小女子偶尔的花容失色,偶尔的大呼小叫,俺真的不是故意滴。太害怕这小东西了。还要被看穿额小女子心思的白老师故意恐吓,弄得我时不时要低头查看“敌情”,生怕与它亲密接触。
  
  路边时不时探出头的“八月炸”成了今天的意外惊喜,看着已经炸开了的白色果肉,兴奋得俺嘴巴想直接上去,吸允这甜蜜蜜的果肉。伸手摘掉这粉色的外壳,回身给身后的队友一口,见一面分一半嘛,彼此分享个中滋味,送到嘴边,轻轻滴咬了一口,慢慢地咀嚼着,有一丝大白兔的甜腻腻,有些许巧克力的丝滑,有几分香蕉的绵软,还有一丁点火龙果的透明,还有几多雪莲果的清爽。
  
  二:尼姑怅叙人间况味
  
  走进庙里,这位传说中的神奇尼姑热情地迎接我们的到来,这可是和之前听到的她的各种传闻不符耶。距离上次我来这里已经过去了三年,那次不凑巧,没能和这尼姑见一面,只从众位驴友的文字里读过关于她的传说。驴友嘴里的她是神秘的,传奇的。据说她永远不和人交流,包括眼神都不会和你碰撞,谁去了她都不理会,要钥匙就低头给你,不要你就该干嘛干嘛去。一顶草帽遮住了整个头部,永远在自己的菜地里埋头干着,或许是为了躲避这些没事瞎逛的驴友们,几乎没有人看清过她的相貌,更别说打探她的私人信息了。
  
  可是今天,我们是幸运的。她热情,好客,给我们倒开水,询问累不累,等等。她开始了滔滔不绝,侃侃而谈。我们所有人都被她的言谈举止惊到了,她语速很快,四川人,年方四十有四,话语间时不时冒出成语,歇后语,诸多不常用的名词都被她使用着,等等,就连网络她都熟悉,百度这个词从她嘴里冒出来的时候我惊呆了,说真的,那一刻我有点敬仰她。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最值得一提的是她嘴里居然冒出了:“要看一个单位的管理去看它的食堂和厕所”。推荐我们看佛学的书籍,居然知道在百度里确切的文库名字,这点叫我们惊呼之余感叹:“一个如此有文化的女子为何沦落到今天这地步?”她的字迹很漂亮,娟秀俊美。额小女子自愧不如。额越发想了解她,她的情感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人生到底有怎样的故事发生过?我的脑海里一遍遍在问自己,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位传奇女子?好奇心促使我我想了解她,真的!
  
  她的耳朵有点不好使,听别人的话需要侧耳倾听,呵呵,现在我好像知道“洗耳恭听”的来历了。但是她嘴皮子相当利索,这会儿在认真听她讲最近庙里发生的故事时我清楚地看清了她的脸,很美,真的,(俺很少夸女人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仿佛戴了美瞳般美丽,我是有点羡慕呢,嫉妒自己没有这样一双美眉,只是眼神有些许的放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皮肤很好,白净,说天生丽质诚不为过。四十出头的她经年住庙,体态有些像老妪,或许是被最近庙里发生的事情吓到了,她神情总有点恍惚,一身黑色粗布宽松衣衫,遮住了她娇小的身材,一双粗布男式鞋套在脚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样,或许为了保护自己的人生安全吧。
  
  她说前几天庙里来了两个捡山核桃的男人,住了两夜,临走拿走了庙里的供奉钱。她吓得要死,不停地告诉我们帮她找到那两个人,要回钱,好还给庙里。显然这件事深深滴刺痛了她,她开口了,或许是开始了求救吧,或许是开始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了。就在我们要提出给她捐少许钱的时候,她嘴里不停地叨叨着:“我怕被打劫,我不需要钱,你们是好人,我无以回报,我只能保证自己做个好人,做个诚实的人。”这是她嘴里重复次数最多的语言,同时这句话也感动着我们大家伙。
  
  我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女人,确切地说一个弱小的女人常年住在这深山老林里,年年岁岁,一间破庙,几块菜地,三五种野果,或许还有些小动物之类就是她生活里的全部了吧,每天面对这沉默的大山,无语还是无语,很难想象寂寞而漫长的的岁月里她是如何打发时间的?天黑了,夜明了,春夏秋冬,严寒酷暑交替着,变换着,她的心底到底有怎样的信念?她到底是如何坚守这心底的信念的?在每月的那几天她是如何度过的?在寒冷的冬季她是如何坚持过来的?她的内心到底是什么颜色涂抹的?这一连串的问号使我真的想靠近她,走近她!
  
  就在大家伙集体玩笑似地讨论谁能像这位传奇女子一样常年住这里的时候,有队友说自己无法忍受没人说话的寂寞孤独,有队友说舍不下七情六欲,有队友说忍受不来少衣寡食,有队友说忍受不来冬天的寒冷,而我说了一个最不是理由的理由,俺怕蚂蝗,嘿嘿。
  
  去她的卧室看了看,原来她就睡在一辆架子车上,一床小被褥,厨房锅里给我们炖的是栗子红豆汤,院子里晾晒着才从山坡上捡来的毛栗子,菜地里萝卜长得很好,想拔一颗尝尝,但是没有舍得下手,知道那是她一冬天的蔬菜。
  
  三:伙伴狂敛佛洞美食
  
  尼姑给我们每人递过来一个她自制的口袋,嘿嘿,额套在肩膀上,活脱脱一个村姑。她给我们指引了院落傍边上山的小路,这是她用镰刀劈开的一条小径,上去就可以捡毛栗子了。于是我们几个除了领队和白老师,赵老师三人以外,大家伙都开始了捡毛栗子大赛,呵呵,这漫山的,一小堆一小堆的野山栗啊,颗颗饱满,粒粒圆润,忽然想起了额经常爱把秀发烫成板栗色,嘿嘿,看着都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野生的毛栗子,遍地躺着,一不小心就会被我们踩在脚下,大家伙采用各种姿势,弯腰屈膝的,俯首下跪的,蹲坑占厕的,总之各种能用的姿势都用上了,不足一小时,每个人的袋子里满满当当。别看这会儿收获颇丰,硕果累累。那天回家后第二天周日可是折腾了我一天呢,窝在家里,席地而坐,铺排开来,能用的工具都用了,核桃夹子夹,没多会手掌疼;牙齿咬,没过会儿腮帮子疼;起子起,大拇指受不了了;就差脚上阵了,还有好友们各种建议,有说用水焯一下的,有说用电饼铛蹦一会的,还有说用高压锅压一会的,一个地方不够我用,一会挪到阳台,一会搬进厨房,一会窝在沙发边沿,总之折腾得我够呛,忙活了一天终于才把他们收拾妥当,藏进了冰箱。
  
  回撤庙里,嘿嘿,赵老师看见我的收获,顿时起了心思,也想上去捡呢。好给老伴一个惊喜。大家伙收拾妥当,赵老师又去捡毛栗子了,而我们其余人员开始了继续向着佛洞进发。沿途又是遍地毛栗子,唉,捡不完啊!这可咋整呢?还是给后来者留点吧,嘿嘿。和白老师,胡老师走在一起,拍着美照,得瑟得瑟,不知不觉就到了庙里,前面领队已经先我们到了,开始了午饭。
  
  今天午饭是昨晚亲自做的面皮,队友们都拿出了自己的美食,苹果,油饼,煎饼,核桃饼,鸡肝,月饼,等等,集体分享。不知不觉就吃多了,百家饭香啊!听着队友们嘴里对我今天面皮的夸奖,心里美滋滋滴。
  
  饭后收拾妥当,向着佛洞走去,走进才发现这里真的很神奇,天然的大窑洞,被四层木板隔成了五层楼,宏伟,壮观,峥嵘,顺着台阶一步步上去,一步步走进每一层,登高望远,豁然明朗,心情大好,大家伙合影留念,用白老师的话就是拍了A面拍B面,拍了侧面拍正面。更主要的祝愿姐说是拍了一组可以“换饭”的pp,惹得众队友看着相机大笑不已。白老师话语间无意识的就把领队刘老师的经典拍照动作“V”手势说成了“二逼”指,惹得大家伙捧腹狂笑,幽默风趣而不失率真的白老师无时无刻都给大家带着欢笑,送着快乐。
  
  在云朵的突发奇想下,我们几个拍了一组很唯美的非主流的照片,午后的阳光下,倚门望景,不知道是自己看风景,还是看风景的人在看我......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里太阳光线已经显现着午后的风姿,该下山了。
  
  收拾背包,开始了回程,不多会就回到了庙里,院落里赵老师捡毛栗子已经满载而归,哈哈,这下赵老师可满足了。喝了这位传奇女子给大家伙炖的山栗红豆汤,依依不舍地向她告别,向着山外走去。
  
  离别的脚步渐渐远了,而我们的心却悬在了这里,那两个捡山核桃拿她钱的男人还会来吗?如果来了会继续另有企图吗?她的人身安全会有保障吗?下一次我们还能见到她吗?她会因为这次的事件离开吗?
  
  ......
  
  后记:
  
  今天队伍里多了一位白老师,气氛更加活跃了,今生有幸和一位诗人同行,是我的荣幸,今生有幸和一位幽默风趣的率真诗人同行,是我的幸运,今生有幸和一位“被漠视”的幽默风趣的率真诗人同行,是我的幸福。不知道白老师那些钢丝铁粉们看见我可以和白老师一起行走于山水间,她们该如何地羡慕嫉妒到恨呢!荣幸也好,幸福也罢,最终都离不开刘老师作为一名户外领队的周密安排和组织.
  
  今天是走进这个队伍一年的纪念日,也是自己第99次驴行,同时也是自己的处女作发表上刊的月份,不知道是不是天作之合,时间总是那么巧,99,天长地久,缘分久久,纪念的日子,特殊的日子,愿我们就这样一起慢慢地走下去,不用牵手也能相伴到老。驴途里有你们,真的万分感激,倍感幸福,神马也换不走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