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资质 >

热热闹闹的年味儿就这样随着我们的长大

 
  孩提时代家境不佳,每年腊月来临,父母亲便会早早开始准备组织一家人齐动手糊灯笼,而后乘着过年去大街上摆摊设点,挣点微薄小钱贴补家用。
  
  记忆中,各色彩纸大大小小在桌子上,炕上堆满了,就连屁股底下坐的都是彩纸。一摞摞彩纸在我们姐妹们的手里就成了玩具,姐妹几个总围坐在热炕头,被子上搁块木板,就成了我们的工作间,一片片彩纸在我们的手里经过一根筷子这个简单的工具精心卷叠后,一波波纹路应运而生,一片片莲花瓣儿就出来了。
  
  母亲总是站在桌边负责剪纸,每一张彩纸在母亲的剪刀下会变成大大小小的莲花叶片,等等各种形状。那年月足以可见母亲的剪刀功夫。
  
  高粱秆堆在了屋檐下,灯笼每一个需要支撑的部位都必须用糜子,哥哥负责挎出各种长短不一的条子
  
  父亲负责最后一道工序,我们的半成品一样样堆在了父亲的手头,父亲总是坐在脚地的炉子边,埋头精心地干着最后一道工序,浆糊粘、糜子编、铁丝绑、还要注意造型,看似很繁琐的工序在父亲的手里是那样的轻而易举,熟练老成。
  
  在大年初一来临之前的个把月里,我们全家老老少少每天就这样,忙碌而有序,经常忘记了吃饭,我时常表扬家人说我们是辛勤的小蜜蜂。大家一起忙活。至除夕来临就已经可以制作出几百只莲花灯笼了。
  
  玫红色的莲花灯妖艳妩媚;大红色的莲花灯喜庆祥和,橘色的莲花灯温暖温馨,紫色的莲花灯浪漫唯美,黄色的莲花灯醒目夺人。
  
  除了制作莲花灯笼,母亲的巧手还能制作出白色的玉兔灯笼,看似冰清玉洁,给装上木质的轮子可以四下乱窜;还有那大红色的“火蛋蛋柿子”灯笼团团圆圆,象征鸿运当头;金色的骏马灯笼带给新的一年是满满的自信,预示着新的一年大富大贵。
  热热闹闹的年味儿就这样随着我们的长大
  除夕到来,院落里房檐屋下、窑洞里簟席之上,处处堆满了全家人的劳动成果,一派喜气洋洋的场景,遇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更是一番美景。
  
  到了大年初一,我都会穿上母亲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新衣新鞋,跟随哥哥姐姐们一起,小心翼翼地挑着一串串花灯,一路步行下山,来到曾经在那个年代热闹非凡的马道巷,占据一片小天地,一只只花灯悬挂而起。瞬间清晨寂寞的大街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有了活力,一只只莲花灯笼招摇在这里,我小小的眼睛总是四处张望着、期待着、总盼望这些“商品”赶快被喜欢的人买走。那时我小小的身影在灯笼的世界里穿梭着,给每一位顾客精心选着她们想要的颜色。
  
  眼看着一只只花灯从我的手里飞走了,我的手里攥满了一毛,两毛,五毛的纸币,都是崭新的。我兴奋的表情里总是溢满了简单的幸福与快乐。
  
  哥哥给父亲把每天的收入递过去的时候,父亲总会抽出几张给我,慰以奖励。父亲说灯笼哪天卖完了,年哪天就算过完了,年味儿就是灯笼的味道,灯笼的味道就是年味儿。此时想起依旧心生温暖,热泪盈眶,那些一排排一串串悬挂在院落里屋檐下的莲花灯笼成了我永恒的烙印。
  
  随着岁月的流逝,日子也越过越好,我们也都长大了,逐个飞走了。腊月里父亲不用组织全家糊灯笼了。最初的几年父亲还真的不适应,一下子清闲下来不知道腊月里该干嘛了。父亲有些失落,眼神总是恍恍惚惚的,脚步显然有些蹒跚了,背影里总是充满了落寞,看着父亲在院落里默默徘徊的身影,我不禁泪流满面。
  
  我们姐妹们来去匆匆的背影给家里添了一份稳定的收入,但给父亲却带来了一份孤独,更是给年增添了一份寂寞,曾经其乐融融,经济的好转,渐渐地弄丢了。
  
  前些年父亲不在了,母亲便经常居住在三姐家,家也渐渐收不拢了,回家渐渐成了一种形式,记忆中的年味儿更是遥远的回忆了。
  
  春节回家,村里大肆兴起的农家乐使得这里每逢新春假日时,门前宽阔的广场上都会汇集大量的城里人来观光。“车如流水马如龙,蛾儿雪柳黄金缕”的场面似乎非常热闹,一派喜庆。默默地驻足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游人们,我内心五味杂陈。
  
  恍惚间眼前一片片红彤彤的莲花灯笼高高挂起······
  
  幻觉而已!罢了,罢了。总觉得我们亲手把属于自己的年味弄丢了。
  
  心,的确有些疼······
  
  此文获2014市图书馆关于“年味儿”征文大赛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