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资质 >

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了好几天了

 
  招惹着这个冬天还没见过雪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幼人人都在期盼这一场雪下得再大一点,再大一点。身边的朋友们各个心思聒噪,总期望和雪来一场亲密接触,美其名曰:净化心灵。
  
  我,也不例外。
  
  要赏雪当然要进山,并且冻山绝对是首选。我和冻山的美丽约会已经十次有余了,每一次的况味、每一次的感觉、每一次的心情、每一次的队友、每一次的故事都不一样。这些一次次,毫不设防地演绎着我和冻山的美丽传说。
  
  时至今日,淅淅飒飒的小精灵们无拘无束密密麻麻洒向大地的时候,我再一次贱贱地投入到了冻山的怀抱,靠近它,温暖我。
  
  此时的秦岭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片林海雪原、北国风光。皑皑白雪纯净的令人窒息,户外行走八年有余了,才第一次真正身临其境在这种景象里,真正亲眼目睹秦岭的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此刻我羞愧到不行,对于自己的驴行深表惭愧与歉意,深深地自责:“这些年的雪舞飞扬季我都干嘛去了?!”
  
  行走在这晶莹剔透的冰天雪地里,除了我们的彩色衣物在移动,一切都是透亮的,一切都是静止的。雪花洁白如玉,好似天宫派下的小仙女,又似月宫桂树上落下的小玉兔;时而像美丽的冰晶蝴蝶,似舞如醉;时而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时而像翻飞的柳絮,忽散忽聚,飘飘悠悠,轻轻盈盈,我们仿佛进入了童话王国,这种只有在电影里才能欣赏的美景我们此刻就在经历着,触摸着,和它们融为了一体。真不忍触碰路边的枝枝桠桠,生怕触碰掉了她们刚刚裹上的白衣银饰,而裸露出它们本来的丑陋。寂寥而空灵的冻山里我们三人随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一步步攀上山巅。雪越下越大,积雪越来越厚,回头看,我们的脚印渐渐被新覆盖的积雪淹没了,顺脚踢飞一簇簇雪堆,飞溅的雪花又瞬间簌簌落下。历时两个半小时我终于踩在了这个“男朋友”的肩膀。这里恍惚处处晃荡着我曾经的身影,处处有我的脚丫子曾经狠狠踩下的痕迹,连空气里都仿佛弥漫着的是我的味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可以很好地阐释这里的意境之美,雪可以遮盖住那些曾经漫山遍野的垃圾,这是真的;可雪遮盖不住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这也是真的!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在犯贱,乐此不疲地犯贱着,一次次历尽艰辛就为了投入到它的怀抱,待一会会儿,就一会会儿,只因为一场雪就来看望这个心底的“男朋友”,所谓净化心灵纯属无稽之谈,几十年都没被净化了,一场雪就能净化了?我是不是有点可笑呢!手指因为拍了几张pp已经快要冻僵了,简直就是作践自己······
  
  再甜腻的拥抱也要分开,再欢喜的相见也要离别,再剪不断的情丝也要理清,再旖旎的世界也要离开,恋恋不舍地走向山下。在雪窝里、松林间、淋着雪花、三人美美地吃了一顿热腾腾的烩麻食,而后一步三回头,两只眼睛严重不够用,左顾右盼,一座座粉妆玉砌的“帐篷”拔地而起了,天籁般的童话世界里我们三个也快成了雪人。走出沟里,站在公路边,冒着飘飘洒洒的鹅毛飞雪等班车,这白色的上店房周围一尘不染,纯净,清澈,透明。一辆辆班车从我们身边一闪而过,碾过这“银色的地毯”呼啸而走,从我们身边冷漠地绕道而过,雪落我心冷啊。
  
  这时候的雪花还会是小精灵吗,看着这漫天飞舞的小恶魔,已近黄昏,终于坐进了回城的班车。车窗外银白色的山野堆银彻玉、分外妖娆,纯净的不能再纯净了。“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罗万朵云。”此刻所有的词汇都是轻浮的,所有的语言也都是苍白的,唯有静静地去品味,去收纳,去珍藏。
  
  雪落,花飞,似梦似幻;人冷,心贱,真情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