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资质 >

落日余晖里我们的笑脸依旧灿烂着

 
  从白马关向下,一路踏雪,所幸体验了一下四肢动物,浑身每个细胞都在使力,人没下来呢,四肢已经酸痛不已,腿发软,真想一屁股坐下,出溜到山谷,小女子有点奔溃,要不是那啥·······
  
  强颜欢笑,既然落在了最后面,自娱自乐吧,人总是要寻找快乐的,还有人说我可以在这里干点啥,我能干点啥呢,百思不得其解
  
  走过雪,我迎来叶,绵软的橡树叶子铺满了小径,小林香径独徘徊其实也不错,一个人乐悠悠享乐其中,忘却了刚才的险象环生
  
  通往老君顶的路,我渐渐有了笑容,刚才雪窝的阴霾一扫而空,我还真的没心没肺,傻乐呢
  
  老君顶的容颜,看望老朋友,就像看望曾经的恋人,曾经N次驻足这里了,岁岁年年人不同,岁岁年年同此味
  
  来这里不看这等于没来,曾经的队友们还有谁记得咱们一起在这里·······
  
  远山含黛,白雪皑皑,俨然一副水墨画,站这里豁然开朗,没有啥想不通的,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菊容曾说要叫自己的步子迈的优雅一点,好吧,我听才女的
  
  上到烧香台,我终于开始了撒欢儿······
  
  无论身陷何事,俺总要优美一点,洒脱一点,霸气一点,虽然脚丫子被冰雪渗透,冰凉刺骨,手套脏的戴不上了,俺依旧傲视苍穹,快乐最重要
  
  想念着曾经的那些事,那些人,总有些不舍与无奈,时空转换,物是人非事事休,你若安好,我便晴天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地方,俺不止一次了吧,亲们是否记得,秋雨绵绵,春雨潇潇,夏雨啪啪,冬雪纷纷,我们的影子,我们的时光,变幻的是季节,没想到身边的亲也在变,原来变换的不仅仅是岁月,还有岁月带走的那一抹······
  
  走啦走啦,队友们都已经下山回家了,还磨叽啥呢,走得慢不是你的错,在被人说你演绎XXX那就是你的错了
  
  一直觉得这样的意境是我向往的,但好像每次走在这样的意境里都会莫名的加快步伐······
  
  落日余晖里,俺也走出了大山,回头看,百走不厌。
  
  在第105次驴行的时候,我们意外地走进了这片橡树林。
  
  不算太冷的初冬,阳光似乎格外眷顾我们,肆无忌惮地洒遍了整个山野,毫不吝啬它的温暖,热情地给予我们春天般的感觉,暖意融融,十二人的队伍在这萧杀的西山里肆意狂奔,而我却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不经意间,眼前一片林子正悄悄地展示着自己的优雅,每一株都在按照自己的心思随心所欲伸展着腰身,有点横冲直撞的味道,有的挺拔,有的魁伟,还有的威武,尽情展示着自己的性格特点,也有一些畏畏缩缩,比较纤细,似乎不敢恣肆生长,看来橡树的特点有点像人的个性,千姿百态;他们的叶子是大片的橙色,像极了枫叶的色彩,在这寒冷的冬天继续依恋着这黛灰色的躯杆,在冬日暖阳的映衬下有的如少妇般妖娆,有的如少女般娇羞,或大或小,或明或暗,各具风采。
  
  看着眼前的景象,小女子的双脚似乎像踩了风火轮,轻松了不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奔了进来,立刻融进了这诗情画意般的意境里,快速卸下背包、摘了手套、取下围巾,统统扔在了一边,和她们来一个亲密接触。
  
  踩在厚重且舒适的落叶上,绵软而清脆,随着双脚的起落,林子里响起了很有韵律的“沙沙”响声。今年的冬天异常干燥,落叶似乎更加的脆弱,经过我们的双脚爱抚之后,回头看有的已经成了碎屑,着实令人心疼不已,捡起一片,捧在手里,小心翼翼地端详着,生怕手的触碰把它剪碎了,真有一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的味道。俨然由于我们的到来破坏了它们完整的一生,过早地结束了它的生命历程。静静地碎在大地的怀抱里,没有怨言,等待重生。友友们经常讨论;
  
  “叶子的狠心离去到底是风的疯狂追求还是树的冷漠不挽留”?
  
  依我看既不要怪风的疯狂追求,也不要怪树的冷漠不挽留,其实这是大地宽厚仁慈的怀抱吸引着它,诱惑着它,而风只是无意识地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叶子的坚决投怀送抱只是觉得大地更加的适合她吧,更加能给她舒适的环境吧,想以这种方式来度过璀璨后的余生。也只有安静地躺在大地的被窝里才安心,踏实。所谓“高处不胜寒”大概如此罢。
  
  曾经在冰雪覆盖的时候走过这样的林子,那时候我在云盖寺穿越解甲滩的路上,看着满地厚可盈尺的积雪覆盖在这样的落叶上,索性坐下被身后的那个谁一推,一屁股就出溜下去了,那种孩子般的快乐至今回味无穷,惬意满怀;也曾经在细雨霏霏的秋季,行走在烟雨濛濛的尖山橡树林里,和那个谁,一起听着雨打落叶的飒飒声,体会着山色空蒙雨亦奇的梦幻,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分享着十指相扣的默契。
  
  林子里到处散落着稀奇古怪的石头,或大或小,或青或白,非比寻常,选一款静静地躺下去,石当床,天当被,背包当枕,透过稀稀疏疏的橙色叶片,凝望那湛蓝的天空,让午后的暖阳肆无忌惮地温暖着我。此刻天空是湛蓝的,山野是土灰的,林子披满橙衣,树干饱含黛褐,空气充满静逸,气氛色彩好像和我的橙色衣服很搭的,我满眼都是暖暖的橙色,和身边的队友聊聊天,唠唠嗑,但看着队友手里的香烟,如果出现万一,恐怕我们是出不去了的,呵呵,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虽是个玩笑话,但是也不无可能哟。
  
  起身环顾四周,林子静的出奇,忽然队友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在这幽静而空寂的林子里,她们的笑脸显得更加灿烂,她们的倩影更加的迷人,原来这两位正沉醉于拍照中,互掐着,嬉闹着,眼前之景美轮美奂,幸福满满。索性我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慵懒地倚靠在树干上,右臂抬手遮眼,左臂自然下垂,身体扭曲得像蛇,仰望苍穹,露出自信的八颗牙,给摄影师一个灿烂的笑脸,留下妩媚的一瞬,满心欢喜。和喜欢的人徘徊这里,一个拥抱,一个热吻估计会叫对方铭记一生吧,爱做梦的女人总是喜欢幻想,琼瑶阿姨的故事其实也可以演绎在这里,老谋子的红高粱何尝不可?
  
  咦,想多了,想多了,不想了,不想了······
  
  其实刚才的午饭就在这林子边做的,西红柿炒鸡蛋,烩麻食,炒了好几种蔬菜:香菇、鸡腿菇、胡萝卜、青椒、洋葱、木耳、豆腐,又添加了几许香菜和蒜苗,烩在一起,说香飘四溢诚不为过,但看吃货们的灿烂笑脸就知道我的厨艺还是相当不错滴。
  
  走出林子,豁然开朗,天依旧蓝,山依旧黛,阳光依旧洒满山梁,近处梯田层层麦苗葱绿,房屋农舍错落有致,袅袅炊烟缭绕四起,牛羊慵懒回窝休憩,远处群山逶迤苍茫,夕阳里我们的双腿欢快地奔向了山下,我们的笑声依旧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