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资质 >

城市里夜晚的霓虹灯真是变幻莫测

 
  想去北坡吹吹风,尽管初冬已至。
  城市里夜晚的霓虹灯真是变幻莫测
  想站在北坡的瞭望亭欣赏市区的夜色,虽然我打小就站在塬边呆呆地张望过这万家灯火、且张望了十几年……
  
  黄昏,夜色渐袭,恰逢爱人有点空,于是给爱人卖萌撒娇非要去北坡散散步,赏赏月夜,看看星空。
  
  车子穿过市区,十几分钟后便驶向塬顶,我还没来得及辨别方向,他已将车子停靠在了瞭望台的马路边,小女子经常对方向失去判断力,就连自家门口都如此。迷迷糊糊里我已经站在了亭边。
  
  倚靠在这个老男孩的身边,临栏而立,冷风飕飕,不由得牵紧了手,五彩缤纷,曾经熟悉的建筑物、游乐场我们却要找寻半天,目光搜寻着那片属于我们自己的灯火部落。给他讲着小时候目睹渭河暴涨时的波澜壮阔,居高临下看着那自西向东一路狂怒的滔滔渭水就像一群疯狂的水狮,直逼下游的村落、城市,看得我小小心脏怦怦乱跳,于是顽皮地给他说:
  
  “那时候真的梦想过河水淹没市区我就可以坐塬边洗脚了,哈哈。”
  
  一个小时候的肆无忌惮的小愿望逗得他开怀大笑,顺势给了我一个甜蜜的拥抱。看着万家灯火齐放的画卷,宝鸡这个小小的山水之城, 竟也大气磅礴,既有山之傲骨,亦有水之灵秀,金渭湖此刻尽显其秀丽柔媚,步行桥上的灯光此刻明丽夺人,这可是我每晚百无聊赖时漫步的绝佳境地;脚下丛林间蜿蜒盘旋的暖色路灯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北坡披挂了一条金丝带,令这淳朴的北坡华丽璀璨,妩媚妖娆。脑子里曾想过像大雁一样飞下去,盘旋其间,我似乎有些醉了。
  
  转个身倚栏而立,爱人宽厚的身躯遮挡了来自身后的凛冽寒风。此刻忽觉冷风有些退怯了,暖暖的爱意溢满这小小的亭子,我双臂慵懒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仰望夜空,深邃浩渺,群星闪烁,夜幕下北坡的天际太广阔了,不由得令我深惭自己的渺小。凝望着那漫天大大小小、忽明忽灭的繁星,我的心一动,好久没有观察过这样的意境了,记忆里还是小时候这样傻乎乎地一个人仰望过星星。
  
  星星?对!是星星点缀了夜空,把它们的光泽洒向了北坡,尽管她们的光亮被城市的万家灯火抢了风头。
  
  此情此景,与其说是在赏月,倒不如说是在皎洁的月光下,小女子是在玩赏一种心情。我俏皮地趴在他的胸前,递上一个热吻,我已经深深地沉醉了……原来我一直爱着这个一直默默追随着我的、静静守候着我的、痴痴爱着我的、长不大的老顽童。我才知道:我们的爱情并没有因为岁月的变换、时光的交错而消失。
  
  我好像重新恋爱了······
  
  走下亭子,环顾四周,纤细的小身子骨被这位老顽童揽着腰,踱步于林中小径,脚步发出的“沙沙”声响伴随着我娇媚的爽朗笑声暧昧地弥漫在这幽静的白桦林里。月光下的小树林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朦朦胧胧,婉约如一幅泼墨的中国画。我的心思一点点涌向自己儿时的乐园,曾经追梦的地方,熟识又倍感陌生。我努力找寻着曾经自己家小院落的位置,但是好像不着边际,被眼前这位守护神嗤笑我记忆断篇儿。园子里的花花草草在月光下都成了暗色,但其妩媚的身姿却一如既往,一点儿也不亚于窈窕淑女的姿态。
  
  夜阑人静,寒冬的夜来得早,村子里人们似乎都进入了梦乡。天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粗布,星星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亮亮的碎金,明晃晃的;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上,把流水般的清辉潇洒地泻到寂寥的村落边。北坡似乎已经沉睡了,除了我们俩,就剩寒风肆虐着,偶然一两声犬吠,小径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此时此刻,北坡的夜色竟然如此迷人。
  
  徜徉于此,给他讲着小时候的点点滴滴,那时候由于村落边没有路灯,夜间外出心里胆怯,上厕所时候父母亲永远站在厕所外的围墙边,不管我呆多久,不管四季天气如何多变,我永远享受着这种在父母亲看来微不足道、对我确是记忆铭心的待遇。这种待遇一直延续着,直到我离开家再次回家小住依然如此。其实仔细想想就是父母亲在给我一种安全感。他听到这里,揽着我的小腰的手臂更紧了,他懂我。
  
  说到安全感,我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那些青葱岁月。又给这里唯一的听众滔滔不绝起来。高中三年,大白天的,北坡的路上都很不安全,时不时会有色狼从林间冒出来,吓的女孩子们大白天都不敢单独行走,我便是这些女孩子们中的一员,每天上下学,不管春夏秋冬,几个一起上学的男同学们总会有一个不经意间和我同时出现在路口,亦或走早了看见后面的我而站立片刻等等我,我紧跑几步追上去再一起同行。那几年里,我们默契地一起在走,心照不宣地走在一起,那时候我对他们的依赖是全身心的,这种依赖与互相信任胜过任何的人与事。时光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此刻给他讲起,心里那股暖流依旧溢满浑身,纯纯洁洁的友谊,真真切切的保护,就为了给一个女同学的所谓人身安全保驾护航,默默坚持着,几年如一日。思绪走到这里居然粉泪溢满眼眶。我对身边这位挚爱的亲人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恐怕就是一起在走,走在一起吧。我想他们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男同学们。
  
  其实每个女人都缺少安全感,我们女人一生都在追求安全感。大白天会有假好人,暗夜里也会有假坏人,其实人生在世我们最怕的就是大白天的假好人,因为你防不胜防。就像此刻黯黑的夜色里和爱人漫步在黑凄凄的北坡村落里,我却没有丝毫害怕,因为他就像是黑夜里的假坏人,带给我温暖,带给我安全感,我不必左顾右盼,不必胆颤心惊,此刻北坡允许我肆意挥霍这美好的爱情,允许我漫无边际的遐想,允许我恣肆撒娇卖萌扮可爱,允许我······
  
  寂寥的北坡村落里,新修的公路宽阔敞亮,灯火辉煌如同灯蛇伸向天际,空廖无人,唯有一辆我们的轿车停靠在路边,有点点冷清但也有丝丝温暖。周遭鸦雀无声,蝉不鸣,蛙不叫,只有我们的身影随着我们的脚步一起在月色里挪动着。
  
  心思随着这月色沉沉地坠了下去,坠向这快乐的深渊,无以自拔,有句歌词唱到:“爱情是让人沉溺的海洋······”
  
  原来我一直在短暂的生命里尽情挥霍着爱情,沉溺其中······